放棄穩定收入,不怕嗎?
決定再也不到公司體系工作的心境轉折

畢業後到目前為止經歷過兩份正式工作,第一份是大學剛畢業,我跟自己說要在一家大公司至少做三年,第二份是美國研究所畢業用完OPT工作簽後,得到一個台灣某餐飲集團總部在LA的offer,但因為2020疫情爆發,所以先留在台灣總公司半年。

這半年公司給我從零開始開發一個新品牌的機會,老闆也算是有意栽培我,很有可能可以成為把這個品牌帶到美國發展的負責人,本來也想說,之前有在美國東岸的經驗,再利用2-5年去西岸闖蕩,是個不錯的機會,以及會有看起來不錯的資歷,但是,我放棄了。

那次又回到公司,發現心裡大大的不適應,是一種你已經當過自在飛翔的鳥,突然又進到鳥籠裡的感覺。公司每間辦公室都是透明落地窗,有幾次看著窗外的落日,景是很美,但我為什麼要隔著一層玻璃欣賞落日?或者,過去可以直接對老闆討論事情,在公司裡卻有一層又一層的階級,明明是我主導負責的項目,成果卻是別人的。

我不會形容那是怎樣的一股氣讓我感覺到我很難再被受控制,總覺得自己已經不是當年剛出社會的新鮮人,可以很安靜的接受任何工作和安排。剛出社會的我,會覺得我在學習公司帶給我的一切,所以可以非常認命,但28歲的我覺得大多是付出自己的價值給公司,也或許是一直都有創業的念頭吧,我也開始思考:我為什麼要幫別人賺錢?為什麼不把這些能力用在自己身上?

所以半年後,我決定辭掉工作,和律師停止辦到一半的簽證,放棄即將在LA工作的薪水,再也不想進到公司體系裡工作了。

開始有辭職念頭的那幾天,我都睡不好,最後我以這三個結論做出離職的決定:

  • 1. 這個工作讓我被困住,讓我沒心思或體力去做其他事,像是音樂畫畫爬山等,或是各種斜槓發展的事,工作和生活不平衡不是我要的。

  • 2. 在美國時我很做自己也很敢表達自己的想法,但在公司我發現這些特質慢慢不見,快被這裡的文化給同化了,再這樣下去似乎不太對勁,我還是想忠於自我。

  • 3. 曾經有一段很不快樂時光,覺得快樂和健康比什麼都還重要,而且我是一個這麼愛工作的人,怎麼可以不開心的工作呢?

當然還有一些理性的分析,像是這半年也有一個成果出來,把開發新品牌的每個階段都run過一次。雖然爸爸說我可以利用兩年的時間在美國西岸累積經驗和人脈,但誰知道那兩年如果不在那裡,我是不是可以透過別的方式累積更多經驗認識更多不同的人?

之前在猶豫要去Emerson唸Marketing或Babson念MBA的時候,朋友跟我說:「我相信你不管做哪個選擇,你都會把這個選擇欠缺的部分補回來。」這幾年我在做什麼重要的決定時,這句話就會在我心裡回放一遍。

我怕嗎?

如果想到資金,我還是煩惱的,因為要即將開始還那時候去美國的學貸,因為我還想創業,本來預計利用2-5年的時間存好創業資金的如意算盤被自己打亂了,確實很煩惱,但不是怕。

為什麼我不怕?

前面有提到認真算起來我就只有兩份正式工作,但其他時間也並非空窗期,等待出國唸書的前半年,雖然已辭掉工作,但我還是利用那半年的時間找收入來源,我一次接了五個家教學生,另外還在留學顧問公司兼差,我發現收入可以跟以前有正職工作時打平,重點是,我多出了三倍空閒時間!過去只要陷入工作狀態就好像把自己賣給公司,每天都過得很疲憊,那半年發現原來自由的感覺是如此美好。我開始有時間創作音樂、畫畫、上山下海,可能因為有過這樣的經歷,我開始覺得,我好像不是那麼需要依靠公司體系。

被自由寵壞了

在美國念完書後,我也不走一般正規的路找到一家公司上班,而是同時跟幾個店家合作,(參考文章:我在波士頓的第一個客戶|不想在求職網海投履歷怎麼在美國找到工作?

那段時間雖然忙碌,有的時候一週要工作六天,但時間也可以很彈性。因為沒有所謂的「進公司打卡」這個流程,我可以自由地安排時間,只要哪天想去別州旅行,就拼命的在旅行前把工作完成,或是把可以遠端作業的事情帶到旅行的地方做,像曾經在露營車裡幫一個店家完成網站,因為被自由給寵壞,似乎再也回不去公司體系了。

而且也是有了那時候在美國找店家合作的經驗,讓我有一種「船到橋頭自然直」或是「天無絕人之路」的想法。那個時候戶頭快沒錢,為了生存繳房租我一定要找到可以賺錢的方法,所以接下來我也相信,那時候在異地都有辦法做到了,回到自己熟悉的領土更沒有理由做不到。

或許因為我是一個挑惕的人,沒辦法做自己不喜歡的工作,沒辦法因為有人追我就和對方談戀愛,當然我也因此煩惱收入不穩定,因此曾經單身好幾年,但我相信只要分析好自己可以透過哪些能力在這個世界上生存,永遠保持良好的學習態度,真誠、認真,

If you want to fly,
then you can fly.

 

寫給覺得被困住卻不敢飛的你/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