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 – biYoU 草本植物飲|以療癒性調飲挑戰健康與美味間的最大公因數|with Alyson Yu

biyou

biYoU 是一個草本植物飲的品牌,命名靈感拆解成bio (Biotechnology) + YU (創辦人的姓氏),唸作“be you”,希望大家可以be yourself。主要的產品有早安茶和晚安茶,成分有康普茶及含有適應原的草本植物,像是刺五加、紅景天。

因創辦人Alyson成長於藥局和保健食品背景,從小非常排斥吃這類補身體的食品,因此在研發的過程她也堅持做出健康又好喝的飲品,挑戰健康與美食間的最大公因數。

收聽音頻:
EP39『Pei你開店』biYoU 草本植物飲|以療癒性調飲挑戰健康與美味間的最大公因數
biYoU官網InstagramFacebook

創立品牌的靈感

因長期日夜顛倒身體不好,接觸到草本飲料後覺得對自己的飲食上很有幫助,加上之前在美國接觸到含適應原成分的飲品,發現國外將這類飲品詮釋為幫助現代人調解壓力,更注重身心的部分,而過去我們認識的中草藥則比較注重在身體保健上,因此覺得草本飲食在生活中的運用可以更廣,對人體身心健康的支持也超乎想像。疫情過後,覺得很多事情都可以回歸到自然,所以想做可以與自然和平共處的健康茶,在台灣推廣適應原的飲品。


什麼是適應原(adaptogens)?

適應原是植物生產的一種特別分泌物,可以還原身體健康機能的草本物質。因適應原大多來自生長於惡劣氣候條件下的植物,這些植物為了抵禦大自然的壓力和力量,會具備豐富的營養。也有專家指出,適應原可以調整自律神經,改善長期疲勞的狀況,讓身心達到自然修復的效果。


創業的契機?

從以前到大沒有創業的念頭,過去曾在美國一家新創公司工作,在後期覺得很想把在美國看到好的東西帶回台灣,但因為是行銷背景,所以能做的領域很廣,也一直不確定要做什麼,想過做訂閱制的任何服務,但也考量到台灣的消費習慣不喜歡壓錢。知道自己想做關於健康的事情,也覺得應該有人跟自己一樣不喜歡保健食品,但希望這些人也要好好照顧自己,所以決定研發出可以讓大眾接受的口味。

biyou


創立過程的反省與回饋

除了以問卷調查消費者白天晚上分別想喝到什麼口感,以及電商官網的架設,最一開始在朋友的鼓勵支持下先寫了計劃案並得到政府補助,且因自己是保守的風險管理者,想要以小成本和政府補助的經費看可以做到哪裡,但發現在預算有限也很難做到想要的位置。

一開始有前輩分享這類型的產品應該是以女性市場為主,但自己在第一波定位覺得可以男女通吃,前輩也說在台灣新產品新觀念的品牌在一上市要很吸睛,但自己覺得可以慢慢調整。

上市後過了一年覺得前輩說的話很有道理,加上自己當初因為剛從美國回台灣,有些地方不夠接地氣,一心只想把在國外覺得好的東西帶來台灣,卻忽略本地人的喜好,所以這次的回饋是一個很大的學習,後來才有品牌轉型的過程。


Rebranding的過程也是自我覺察的過程

因新創公司人力少,很多事情要創辦人自己做的時候,品牌會跟個人的連結很大,創立的品牌同時也會代表你自己,不管是色調選擇或品牌個性,這是很有趣的過程。


創業過程最難的是自己的玻璃心

因吹毛求疵和完美主義,會一直想修正自己的想法,發現自己的玻璃心才是創業路上的障礙,但創業的過程讓自己體會到很多,一直都覺得自己很活潑,但發現自己不喜歡去談通路這件事,當客戶不想進自己的產品會覺得失落。

整個創立品牌的過程一直在學習,覺得每天都有學不完的東西,回想之前在美國的新創公司,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做,也鼓勵大家:人生不用這麼侷限,所走的路都會回歸到自己的身上。

除此之外有趣的是,因爲國中開始想做廣告業,也因爲數理不好而讀文組,但後來發現其實自己蠻喜歡生物,或是做網站的時候也對於解bug很有興趣,所以現在做行銷、生物、品牌,很像結合了自己在學生時代無法達成的夢。


曾經在美國的經驗為公司注入什麼思維

過去的自己在工作上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在美國工作時常覺得焦慮,因為老闆總是丟完任務就離開,很多事情要自己去發想。後來老闆說,要主動讓別人知道你的存在,而不是被動等人發現你的好,當你有想法可以去主動提議,也許公司也會因為如此幫你安排到新的領域。

另一點是Work-Life Balance,但所謂的平衡也要結合Give and Take,在羨慕別人可以有自由工作時間的同時,也要和公司證明你有這樣的能力和有這樣的條件,所以希望自己的公司是自由的,但這個自由是建立於老闆和員工的互相信任和互相支持。

 

biyou草本適應原飲品

人生,與其後悔,不要懊悔

雖然自己還沒有成功,但這就是一個過程,有時候做了或許會發現不是當初想像的這麼美,但即使如此也是一個體驗和故事。不只創業,人生中有想法就去做,做不好或不對就再重來,人生並不會因為做錯一件事情就毀了,與其後悔,不要懊悔,不要老了才去說:如果當初怎樣,我現在也不會是這樣。

可能我們的文化和教育會讓我們害怕去做跟別人不一樣的事,或是去做爸媽不允許的事,也許是因為害怕做了失敗得到的是嘲諷,或是「看吧!我早就跟你說了!」,而不是會給你一個擁抱跟你說「你已經努力了」。這樣的教育和思維,有時反而讓很多好的想法或人才綁手綁腳,希望可以給予更多的支持和鼓勵,去取代責備。